【酷尚新闻】把护士叫到家里来治病,“共享护士”靠谱吗?

2018-05-30 18:22:18    来源:    

          近期,在山东、福建等地,兴起了一种名为“共享护士”的医疗模式。用户在手机APP里下个单,就能把护士叫到家里来提供医疗服务。目前来说,这一模式还存在种种缺陷,但它确实给一些患者带来了便利,也反映出很多人“看病不出门”的迫切需求。

“共享护士”缺乏制度规范

根据媒体在今年5月份的统计,以“共享医护”、“护士上门”为定位的医疗应用软件有近20个。这些软件所提供的上门服务内容一般都有十几项,包括打针输液、静脉采血、外科伤口换药、灌肠等。

出于安全考虑,一般情况下,用户在网上预约上门医疗服务时,必须上传就医证明和患者的处方、药品信息,软件平台会对预约用户进行审核,对于不符合接单要求的用户和医疗风险较高的用户,平台会选择拒接。

“共享护士”的价格在各APP上都不算贵,一次上门服务从99元到139元不等。这个价格还是比较合适的。据报道,85岁的济南市民李大爷因身体原因需要留置尿管,但李大爷有时会自己把尿管拔下来。这时,家人就会打120,带老人去医院继续插上尿管。这样折腾一趟要花500多元钱,一个月要来回5次左右。去年1月份,李大爷的家属通过某APP预约导尿服务,而一次导尿服务的价格是130元左右,平台还会分别给护士和患者进行补贴奖励,最终,患者仅花了80多块钱。

此外,对一些特殊患者来说,在家治疗也更加卫生安全。据报道,北京胡女士的孩子患有呼吸道感染。胡女士担心,如果每天去医院做雾化,可能会被交叉感染其他疾病。于是就在APP上请了一位儿科的护士到家里给孩子做雾化治疗。这样既不用一趟趟跑路,又不用担心被交叉感染。

不过,现阶段,“共享护士”也存在一些问题。据《济南时报》报道,相关主管部门曾表示,目前还没有政策去规范这些签约平台。这就导致一些平台出现了疑似钻规则漏洞的行为。比如,根据卫生部《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必须在相应的美容医疗机构或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机构中进行。然而,很多“共享护士”平台都将“注射美白针”列入了自己的上门服务范围。2017年初,就曾出现过“网约护士给用户打美容针,导致用户产生不适状况”的事件。而对于此类事件,平台方往往会把责任甩给护士,解释称这是护士的私下行为,“不是平台所能控制的”。

而风险规避制度的缺失,则是“共享护士”平台让更多人放心不下的一点。虽然对于风险较大的病号,平台一般不会接单,护士也会选择风险较低的订单。但很多医疗行为的风险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输液。有着11年从业经验的北京某医院护士长刘女士表示,有时候,同批次的输液药品,病人昨天用没事,今天用可能就会出现不良反应。据了解,目前绝大多数平台,都没有为护士配备应急的抢救设备。而护士在病人家里,也不可能像在医院一样,能马上叫过来一个专业医生。在这种情况下,病人就会非常危险。

“共享护士”背后,是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家庭医疗需求

由于“共享护士”尚存的种种缺陷,人们对于这个模式的合理性还存在一些争议。不过,通过“共享护士”,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有许多人,存在“看病不出门”的迫切需求。

数据也能从侧面支持这一结论,根据国务院公布的《“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再次指出了中国的老龄化问题:预计到2020年,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如果这些老人生了病,还需要一个人忍着痛苦,上下楼,跑到离自己家有一段距离的医院,哪怕是有电梯有出租车,也实在是一件让人有些于心不忍的事情。

然而,在“共享护士”出现之前,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大多数情况下,生了病就得去医院治疗。这或许与我国家庭医生的缺位有关。

各国家庭医生占医生总数比例(截止到2015年底)各国家庭医生占医生总数比例(截止到2015年底)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去年11月底,全国95%以上的城市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然而,中国家庭医生的数量还是太少了。以北京为例,北京的基层医疗水平在全国已经算很好的了。而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给出的数据,北京一个家庭医生可能要服务约两千个人。这导致国内的家庭医生由于精力有限,只能为老百姓提供最基础的医疗服务,且是以预防为主。

各国每千人口家庭医生数量(截止到2015年底)各国每千人口家庭医生数量(截止到2015年底)

而且,同样是由于服务人数太多,所以,除非是面对一些特殊情况,否则中国的家庭医生一般是待在社区医院等当地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里,不会上门服务的。

此外,与国外的家庭医生相比,中国的家庭医生还要应付别的麻烦——据《瞭望》杂志报道,由于公共卫生的工作要求和相关考核指标等因素,不少建档、随访、录入等相关工作成为全科医生的工作重心。而家庭医生临床医疗的职能往往被压缩。根据文章《公卫与医疗不可顾此失彼》,在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来的病房被撤销了,有的被用来存放慢病档案,有的成了数据录入的地方,还有的则空置”。

对此,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系副主任迟春花曾表达过不满:“社区医疗服务的核心应该是基本医疗服务,而不是公共卫生服务。后者也很重要,不过不应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的重点。如果全科医生(全科医生主要从事家庭医生等关于基层医疗的工作)不能够为病人解决基本医疗服务,就失去其核心功能了。”

面对在家看病的迫切需求,政府应厘清规范,加大投入

社会老龄化+缺位的家庭医生,合力铸成了很多中国人希望在家看病的迫切需求。“共享护士”虽然存在一些瑕疵,但它回应了“在家看病”这一朴素的愿望。从相关新闻上看,“共享护士”的主要问题在于它缺乏规制,无法可依。这其实是正常现象,大多数规范的制定者在面对“互联网+”模式的时候,都难免表现得滞后一些。北大教授吴志攀曾坦言:“我国的立法程序比较繁复,这也是必要的,但不适合互联网+的新业态”。

所以,有关部门应当及时赶上,制定有关“共享护士”的行业规范,厘清平台、护士、患者三方责任,尽力避免出了事故滞后,发生互相推诿的情况。

另一方面,政府也应当让家庭医生将重心放在一处医疗服务上,并加大投入,提高家庭医生的收入,吸引更多医学生从事家庭医生的工作。2016年资料显示,英国家庭医生收入很有吸引力,每年收入约为11.6万英镑,而专科医生每年收入约为10.6万英镑。而在中国,一个在地级市工作10年以上、具有中级职称的家庭医生,月薪也往往只有四五千元。

 

如果能将家庭医生的工作质量提高,很多人在家看病的需求就能得到满足。家庭医生还可以和“共享护士”形成互补甚至竞争。因为一个处于诊疗状态的家庭医生,他的工作内容,有很大一部分是和护士重合的,比如雾化、输液、测血压等。所以,如果家庭医生的服务质量提高了,人们对于共享护士的需求就会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共享护士”为了保持竞争力,就会自我优化,有意识地杜绝乱用药,乱打美白针等低质量的服务。酷尚新闻网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6575046@qq.com    电话:010-88888888

备案号:京ICP备16067506号-1

Copyright © 2016 ku372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