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酷尚新闻网:上海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携程亲子园虐童案涉案人员提起公诉

2018-03-28 16:28:14    来源:    

 3月26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工作人员郑某等8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时隔半年,携程亲子园事件终于有了新动态。

  托儿班一位家长告诉江苏新闻网,截止到2月12日,经检察院认定的受害人共计34人(已报案的及结合公安调查的证据),但不清楚后续是否有增加人数。此前,长宁检察院已经向受害者家长陆续邮寄书面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还会为每家聘请一位法律援助律师,后续可以通过律师来调阅相关资料。

  他表示目前开庭时间还未确定,但涉及到未成年人隐私,估计不会公开审理。对于公诉结果,他的态度有点平淡:”没啥期待的,最多上限而已。“

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第二百六十条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公诉名单之外的“张葆葆”

  时隔半年,那两段虐童视频回想起来仍触目惊心。2017年11月,两段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虐童”视频在网上流传。第一段视频中,一名黄衣女子把小女孩拉扯到自己跟前,把她的书包扔出几米远, 随后击打女孩头部并将其推倒在地,小女孩头部撞上桌角。第二段视频里,女子把一管芥末喂给坐成一排的孩子们,被喂后的孩子开始哭泣。

  随着调查的深入,家长们发现最早的虐童事件发生在8月,有多名孩子曾遭到侵犯。在后来流出的视频中,三位老师将一个孩子绑在小板凳上以示惩罚,孩子挣扎但却无法摆脱束缚。

  这一恶劣事件再次点燃全社会对虐童事件的愤怒,更让大家担心孩子是否会留下心理阴影。这名家长告诉酷尚新闻,通过司法鉴定的好像只有一位,不知道剩下的孩子影响怎么样,家长们也没有在群里聊起这事,亲子园出事后就关闭了。

  2017年12月13日,检察院依法对携程亲子园工作人员郑某、吴某、周某某、唐某、沈某某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批准逮捕。其中一人是11月20日在从上海开往大连的T132次列车上,被大连铁路公安处乘警抓获的。

  据这名家长了解,2018年元旦前后警方又陆续逮捕了三人。这8人中,郑某是亲子园的园长,但是名单中并没有携程亲子园项目负责人张葆葆。

  亲子园并不是携程自主运营,而是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的“为了孩子”学苑管理,该项目负责人为张葆葆。当时张葆葆称涉事员工不是老师,而是“保洁员”,她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是符合规定在做这件事情的,具备相关资质。”但随后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向媒体表示,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

  早在2016年,亲子园试运营不足一周后便被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叫停,主要原因是没有取得行政许可。随后,长宁区妇联向携程推荐“为了孩子学苑”,以第三方外包的形式承接幼儿托管业务,这个亲子园才得以重新开张,成为区政府点名表扬的示范基地。

  酷尚新闻网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张葆葆入股8家公司,多数涉及儿童教育服务领域,目前5家公司已显示吊销。她本人则和妇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所担任理事长的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主管单位之一即为上海静安区妇联,她的公开报道中也常出现妇联的身影。有媒体指出,携程亲子园背后折射出的是托育机构的权利寻租,网友也将张葆葆视为一切罪恶的源头。

  关于对张葆葆的处置,这名家长的态度是“只能等民事了。“

  缺失的“虐童罪”

  携程亲子园事件只是中国众多虐童事件的冰山一角。

  携程的风波还未平息,随后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又被家长曝出遭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据不完全梳理,整个2017年见诸报道的“虐童事件”就有19起。

  社会对虐童的认定一直处在模糊地带,虐童往往隐藏在“为了管教孩子”的旗号下,有的老师在惩戒完孩子后,还会威胁和恐吓他们不准告诉家长,这些因素都让恶行有了更多可乘之机。

  2012年10月,浙江温岭发生一起民办幼儿园老师拎儿童双耳,致其双脚离地的事件,当时因为虐待罪的主体必须是家庭成员,检查机关坚持罪刑法定原则,没有批准逮捕该老师。

  在幼儿教育机构之外,虐童的施恶者大多数是孩子的父母。2015年4月,南京一名男童被养母抽打得全体鳞伤,这张照片在网络疯传,将“虐童”这一长期未被重视的现象推至舆论的风口,最后触发了法律的关注。

  2015年8月29日,《刑法修正案(九)》针对虐待罪做了两个方面的修改。一是将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三款修改为“第一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被虐待的人没有能力告诉,或者因受到强制、威胁无法告诉的除外。”这使得一半的虐待案件由只能自诉转为原则上自诉,例行情形下可公诉的案件。二是将由具有特殊的家庭关系的主体扩展至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

  自诉案件需要自行举证,公诉案件则由人民检察院承担举证责任。根据央广网统计,自2016年1月到2017年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幼儿园工作人员侵害儿童案件69人,提起公诉77人。从犯罪类型看,主要涉及强奸、猥亵儿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等犯罪;从犯罪主体看,既有幼儿园老师,也有保安等临时工作人员。

  “虐童罪”入刑3年,酷尚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共搜索到四起虐童的相关判例,共有6名幼师因虐待幼儿被定罪处刑,最短时间是六个月,最长时间是两年十个月。其中4名被告人正是此前引起广泛关注的吉林一家“红黄蓝”幼儿园的幼师,因烦孩子们闹腾,他们多次恐吓班内幼儿,并使用针状物等尖锐工具扎伤幼儿的头部、面部等多处部位。

  但目前中国的《刑法》中仍没有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的罪名。

  今年3月2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他将提交在我国刑法中增设虐待儿童罪的建议,以更好地对接我国相关儿童立法中涉及的刑事责任,补强儿童立法整体上的缺弱。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010-88888888

备案号:京ICP备16067506号-1

Copyright © 2016 ku3721.All Rights Reserved